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广东
238名省管一把手为何接受约谈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9-26   字体大小:

“我约谈了省教育系统各级党组织一把手54人次。9月16日,省教育厅党组制定了主动接受省纪委监委驻教育厅纪检监察组监督的办法。”日前,广东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景李虎说起其因2017年书面述责述廉不够深入具体被分管副省长约谈后的整改情况时说。

今年以来,广东省创新述责述廉方式,将述责述廉和提醒谈话这两大党内监督手段相结合,对向省委述责述廉的320名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其中不如实报告或报告问题不深入、不具体的238人开展面对面约谈提醒,着力压实其管党治党政治责任,层层传导压力,探索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

以点带面,现场述和书面述相结合

“非常严肃、非常庄重、非常严格。”9月19日,肇庆市委书记赖泽华谈起他在十二届广东省纪委二次全会上述责述廉的感受时连说了三个“非常”。

今年1月,赖泽华与时任梅州市委书记,省商务厅、省安全监管局、省旅游局党组书记,汕头大学和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等7名省管一把手在省纪委全会上述责述廉。按照要求,他们述责述廉的内容“讲问题的部分不少于30%,并且不能挑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泛泛而谈,要有针对性”。

每年选取8-10位地级市和省直有关单位党委(党组)书记等在省纪委全会上述责述廉,这样的做法广东已连续开展了5年。人选轮流抽选,覆盖地级市、省直单位、省属高校、省属国企等。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有关人员要先在其所在党委常委会(党组)扩大会议上述,再在省纪委全会上述。述后,148名广东省纪委委员和来自省委组织部、省直机关工委、省委教育工委、省国资委、省委督查室、省政府督查室、省信访局的负责人对现场述责述廉的一把手进行评议,评议结果占综合满意率分值的50%。

虽然认真准备了半个月,述责述廉稿也修改了好几遍,当天还特意挑了一身“自己最好的西服”,但站在台上时,赖泽华仍感觉很紧张。党的十八大以来,肇庆市有7名市领导严重违纪被查处,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赖泽华在述责述廉时,将肇庆面临的引资投资之困、速度质量之困、生态环保之困归结为“党风廉政建设之困”,并明确表态“坚持高压惩腐不手软,对重大案件查处不压案、不干涉、不说情、不护短,亲自听取案情汇报、研究查处方案。”

现场述、现场评,这样的形式让在省纪委全会上述责述廉的一把手切实感到了压力。“虽然台上只有几个人述,但其他还没有轮到的一把手都要想想,明年如果轮到自己了该讲些什么,又实际做了什么。”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陈伟东说。

而在此之前,包括在现场述责述廉的一把手,广东省320名地级及以上市、省直部门、省属高校、国有企业的党政主要负责同志还向省委提交了2017年度书面述责述廉报告。

面对面约谈,让一述了之没有市场

述责述廉是党内监督的一项制度,但在实践中也存在一些领导干部不如实报告或报告时避重就轻等问题。例如已经被查处的珠海市原市长李泽中,曾在书面述责述廉报告中写道“自己国内外出差均不坐头等舱”,但后续的调查却发现,他背地里却另搞一套,出差经常坐头等舱。

广东省纪委监委结合监督检查、巡视、信访举报等发现的相关情况,梳理了320份向省委提交的述责述廉报告后发现,有64人主动报告了廉洁自律等方面存在的具体问题。其余256名述责述廉对象,有14人接受了省纪委函询,1人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被调查,却没有在报告中进行汇报或说明情况;20人没有对照要求逐项查找自身存在的问题;221人的报告泛泛而谈,谈问题不具体、不深入。

“如果主动报告问题的被要求整改,回避问题或泛泛而谈的却能一述了之,这样下去会形成逆向淘汰,带坏风气,让述责述廉报告流于形式,进而弱化通过述责述廉对省管一把手的监督。”广东省纪委常委、省监委委员张晓牧说。

党的十八大以来至今年8月,广东共立案厅级干部720人,其中时任一把手或曾任一把手的有356人,占比49.4%。“一把手带头违纪违法,往往带坏班子和队伍,甚至形成系统性或塌方式腐败,严重污染一个地方、单位或系统的政治生态。”广东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

今年4月,广东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64名主动报告存在问题的述责述廉对象,由省纪委牵头各承办单位督促整改,对不如实报告或报告问题不深入、不具体的256名述责述廉对象开展约谈。广东省委书记李希为此专门作出批示,要求“精心组织,教育干部,管好干部,带好干部,久久为功”。

为确保约谈精准有力、有的放矢,广东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综合监督检查、信访举报、巡视巡察等掌握的情况,梳理被约谈对象在履责守廉方面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形成约谈参考提纲提供给相关约谈人。

从5月到8月,除去在此期间提拔、退休、调任外省的述责述廉对象,广东12位省领导同志带头约谈了30名,省纪委监委和有关单位领导同志约谈了208名。约谈人结合约谈提纲、被约谈人所在单位政治生态情况和掌握的其他情况,开门见山将问题谈清谈透,提醒被约谈对象端正态度,正视履职尽责、廉洁自律方面存在的问题,切实抓好整改。

按照约谈安排,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陈波约谈了某市市委书记。约谈中,陈波非常严肃地指出了该市委书记在述责述廉报告中没有如实报告2017年接受省纪委函询情况、该市有的单位领导选人用人方面存在问题等,直奔问题的谈话让这位书记“脸一下子就红了”。

不少被约谈人向记者说道,组织上安排这样的谈话非常及时、很有必要,咬耳扯袖、红脸出汗的提醒使他们深切体会到了“严管就是厚爱”。

谈后紧盯整改,把监督落细落实

不一述了之,谈后又盯紧不放。据介绍,广东省要求,有关述责述廉对象被约谈后,必须在规定时间向省纪委监委和约谈领导报告问题整改情况,省纪委监委对整改落实情况跟进监督回访,将整改落实情况报告省委,同时载入廉政档案,确保约谈提醒不走形式,取得实效。

广东省纪委监委对2017年度述责述廉约谈整改情况的一份汇总报告显示,有215名述责述廉对象针对履行管党治党责任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整改,并层层传导了压力——

省地质局党委书记、局长黄德发说,其前任一把手欧阳志鸿因严重违纪被调查,地质局干部队伍一度人心不稳,作为管党治党的第一责任人,他把修复政治生态作为重点,带好队伍,管好干部;

省国资委党委书记李成部署对8-10家企业开展巡察,并针对有关二级企业巡察整改不力问题,约谈其上级企业党委书记;

赖泽华介绍说,今年他对该市各级一把手提醒约谈130多人次,加强了对一把手的监督执纪问责力度,全市仅上半年就查处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41件,同比增加46%;

……

通过对述责述廉对象开展约谈,进一步提高了这些一把手主动接受监督和廉洁自律意识、压实了管党治党政治责任。

今年6月,广东省委出台《关于加强对各级党组织一把手监督的意见》,推出六项规定18条举措,着力从严从实管好一把手。其中,约谈提醒、述责述廉措施位列其中。7月,广东省委出台《关于开展述责述廉工作的意见》,将该省创新述责述廉工作取得的相关经验上升为制度并下沉落实至市县一级,明确述责述廉后约谈的启动情形、约谈主体、约谈程序、约谈成果利用等内容,规范约谈提醒工作。同时建立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与监督检查室的成果共享机制,形成监督合力。

“述责述廉既是一次回顾,也是一次展望;既剖析了存在的问题,也作出了严肃的承诺,必须做到切实管用有效。述后约谈压实了各级党组织一把手管党治党政治责任,层层传导了压力,督促一把手监督一把手,将一把手的监督真正落到细节、落到实处。”广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施克辉说。(田国垒)

    浏览次数: